jk彩票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jk彩票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5-24 13:46:22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此事不仅在非洲掀起前所未有的反法浪潮,还促使卢旺达一度不惜放弃沿用已久的法语,并加入了和自己历史没有太多关联的英联邦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次法国终于咬牙对“绿松石一族”代表人物卡布加“下狠手”,是在马克龙力图让法国“轻松退出非洲责任”以减轻法国负担的背景下,所采取的迄今最具历史意义的动作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曾在殖民时代饱受图西族欺凌的胡图族一旦“翻身”,对图西族的反击变本加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时年58岁的卡布加原本是个穷光蛋,依靠和总统的裙带关系,在上世纪80年代末成为卢旺达首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直到今天,仍有法国律师在某些幕后力量的支持下,试图为卢旺达大屠杀翻案,将“绿松石一族”、卡布加等人“洗白”,把责任推给当时受害的图西族和卡加梅现政府。2020年5月19日0—24时,全省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0例,无境外输入病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场大屠杀终以图西族的胜利收尾,而胡图族政府高官(即所谓“绿松石一族”)则集体被法国运回了巴黎,理由是他们很可能死于部族冲突,必须对他们实行“人道主义援助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为统治方便,比利时殖民者以图西族为统治阶层,胡图族为被统治阶层,人为制造了二者间的对立和矛盾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作为前比利时国王领地,卢旺达在独立前有胡图族和图西族两大族群,前者人口众多(占全国总人口比例80%以上),从事农耕,皮肤更黑;后者人口仅占总人口14%,从事畜牧,皮肤稍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此之后,卢旺达的政权被图西族掌控,也由此开始了跟法国漫长的“秋后算账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根据1994年11月8日通过的955号决议,联合国于1995年成立卢旺达特别刑事法庭(TPIR),起诉大屠杀的助推者和参与者,卡布加赫然在列。